關於部落格
To each the boulders that have fallen to each.
  • 986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老師的阿金

緣起

躍龍-李乃文繪

阿金這個名字跟魚要聯想在一起有點怪,話說某年的母親節,實在不知道該送什麼好,正好經過水族館,便買了一個大酒杯,裡面養了一隻鬥魚,當母親節的禮物。媽媽剛開始時也很認真飼養,舉凡養鬥魚的程序,每天只能餵食一顆小飼料,每週換水一次(只能換一半),並且那個水還必須前一天把自來水裝起來,避免換水時溫差過大,媽媽口中雖然埋怨說:「沒事找事!」可是我知道她心裡還是很高興。轉眼快秋天時,他們要去美國玩,於是便送回來寄養,我當然義不容辭扛起重擔,媽媽回來後大概也不好意思要回去,家裡就多了一名食客,哪知道從此後患無窮。

溫差:
    鬥魚的生命畢竟很脆弱,沒多久便壽終正寢,向來不服輸的我,就去買了幾條小朱紋錦(便宜的一種小錦鯉魚,多半用來餵大魚),大酒杯的容量有限,不忍心看他們擠來擠去,於是換了一個1乘0.5尺(約30*15公分)小魚缸。冬天來臨小朱紋錦越來越沒活力,沒多久身上長出小白斑點,天天就看著一隻隻小魚翻了白肚,本以為是水沒循環的緣故,還跑去買了過濾系統,那時怎麼知道是水溫過低,牠們生性不耐寒,等我購足設備,全都不告而別,阿們。

順勢待發:
    轉眼快過年,一個朋友本來養魚,後來家裡裝潢,於是送了我一個4*2尺缸(約120乘60公分)。有一次開車經過新生南路的水族館,櫥窗展示著海水魚的魚缸,看到"五彩鰻"(海鰻的一種),游在水中有如飛舞的彩帶,當下二話不說,進去當場訂購了5隻五彩鰻,一些小丑魚、蝶魚、三點白(黑色身上有3個白點的小魚,當五彩鰻的食物),其他像海鹽、鹹度測試器、PH質(酸鹼度)測試器、完整的過濾系統、加溫器、水底珊瑚石、打氣泡的設備一應具全。先回去養了一個星期的海水後,已經順勢待發,就等除夕前一天水族館如約把訂的送魚來。接著連續兩晚光調整那些擺設,放在白色海底砂上的幾個珊瑚,幾乎都弄到天亮,終於有個像樣的魚缸了。
    過年除了年夜回家吃晚飯外,其他幾乎天天打麻將,大概是大年初二,半夜打完牌回到家,欣賞著那些魚兒在水泡中游來游去,突然驚覺怎麼少了一條五彩鰻,那時大略找了一下,後來認為可能躲在珊瑚中。幾天後在魚缸旁找到那條離家出走的五彩鰻,冬天都比較乾燥,發現時已經變成魚乾,沒公告諸親好友舉辦送別儀式,順手就丟到垃圾桶。不幸總是接踵而至,過沒幾天就看到某些小魚會去咬其他小魚,請教專家後得知是小魚生病。更令我生氣的是有,有個朋友也去那家水族館詢問魚的價錢,老板開價竟然是我買的三分之二,我聽了差點昏倒。看著魚兒天天遞減也不是辦法,後來下定決心不養海水魚了,當時台灣的股票天天飆漲,養紅龍來招財蔚為風潮,於是請水族館的老板幫我找一條龍魚來養,這次我可是學乖了一點,先從價格比較便宜金龍養起,免得又損失慘重。

龍魚:
    把雜七雜八的海水魚設備收起來,重新再養了一個星期的一般淡水,接著老板送來了一條小金龍約12公分長。龍魚是印尼河川流域特有的品種,依顏色不同分為血紅龍、辣椒紅、綠背紅龍、金龍、過背金龍、青龍,種類多到不勝枚舉,價格也全然不同。國人認為紅色是吉祥喜慶的象徵,因此紅龍為最搶手最昂貴養殖魚,近幾年由於大量輸出日本、台灣,已經被印尼列為稀有的保護類動物,市面上能看到的幾乎都是走私進口。在國內外還有各式各樣的品種比賽,有點類似貓狗的選美賽,依照品種、色澤、體態、健康狀態評比,獲勝的魚固然身價大漲,飼者多半捨不得割愛,所以跟鑽石一樣,擺在抽屜頂多是塊加工過的石頭,好像有很多物品都是這樣,物以稀為貴吧。
    這就是阿金的由來,家裡多了個嬌客(自始自終我還是不知道阿金是公是母),比原本的朱紋錦大,比海水魚好養,世界真美好,不免有如釋重擔的得意。大約請教了一些關於養龍魚的飼養後,順便養了一堆朱紋錦給阿金吃,聽說龍魚還喜歡蝦子,三不五時經過水族館,除了朱紋錦外,還會買一些淡水蝦,都一股腦丟到魚缸裡面,其他大概就等過濾器髒時清洗或更換而已。

湊熱鬧的小強:
    龍魚類也喜歡吃昆蟲,水族館有賣專給龍魚吃的蟋蟀,在介紹動物的影片中,曾看過河流中的龍從水中躍起,吃掉垂在水邊樹枝上的小昆蟲,所以偶而會買些蟋蟀讓阿金打牙祭,可是蟋蟀必須另外飼養(因為蟋蟀無法直接活在水中)比較麻煩,一次以後就沒再買了。有一天在地上看到一隻步履蹣跚蟑螂,順手一抓便扔到魚缸內,只見阿金毫不客氣頭一歪就吞了下去。半夜到家後,打開魚缸的燈光,只見滿魚缸像是嘔吐物的東西,裡面還有一些零碎的蟑螂腳,仔細一想,天下哪有那麼容易抓的蟑螂, 到水族館一問之下才知道阿金中毒了,那隻蟑螂吃了蟑螂藥,中午急忙到水族館買了治療中毒的藥,加到水缸裡面,剎時魚缸變成淺藍,我則是懷著忐忑不安的心,盯著阿金奄奄一息的樣子,原來魚生病也跟人一樣,連游泳也沒什麼元氣,直到約一個星期後,阿金才恢復正常,老天有眼總算逃過一劫。

不速之客小黑:
    古人常說人必須居安思危,太平日子過太久,不安於室的我又蠢蠢欲動,每次去買朱紋錦時,總是會看看有沒有其他新奇的魚種。水族館裡面的魚,都養在一些大大小小的魚缸內,看到縮在角落有一隻黑扁的怪魚,鬍鬚很長頭大大扁扁矮矮胖胖,身上側面有一條火紅的線條,一問之下學名叫做「鯰魚」,俗名「紅尾鴨嘴」,看起來還蠻可愛的就買回去陪阿金。慎重命名小黑,小黑剛來時只有7-8公分前幾星期大家都還相安無事,紅尾鴨嘴是夜行性,只要燈一關,就能聽到水中發出追逐與啪吱的聲音,食量幾乎是阿金的好幾倍。敢開餐廳了還怕大食客,水族箱裡面隨時放滿小魚供他們食用,短短的一個月左右,在相安無事沒有天敵的環境中,小黑竟然已經長到跟阿金一樣大,兩隻都大約15公分長了。

水火不容:
    魚兒生性本來就較為多疑害羞,每當任何比牠身軀龐大物體接近時,都會因害怕躲到魚缸最裡面角落,讓飼養他們的我感到有點吃味。拜託,養隻小狗看到我也會搖搖尾巴過來撒嬌,哪有一看到我就躲的道理,他們真搞不懂我是誰,我可是他們的衣食父母啊。養魚的人普遍來說還真不少,就跟所有的事類似,只要隨便詢問了,馬上有一堆專家來說他的養魚經。為了改善他們怕我的情況,便另外準備了一個小魚缸,把餵食他們的朱紋錦另外飼養。這樣一來,當我靠近魚缸時,他們知道有東西吃了,便會靠過來接近我。打著這種如意算盤,餓牠們幾天後,每天晚上回來後,就從小魚缸撈起一些小朱紋錦餵食牠們。我猜阿金大概是女的吧 ,把小魚放入大魚缸後,牠會悠遊文雅慢慢進食,反正那些小魚笨笨的從沒被吃過,所以不用追逐,只要緩緩游近,嘴巴一張就是一條小魚。一次大約扔十隻小魚左右,阿金吃了3-4隻後就沒繼續吃,可能等著慢慢再享用吧。鯰魚屬夜行性覓食的魚類,有燈光時小黑總是乖乖縮在一角,當我關了於光的燈以後,就見牠老兄頓時變得生龍活虎追逐小魚,沒三兩下剩下的6-7隻魚全都下腹,並且還意猶未盡四處搜尋,阿金大多是斜著眼看這個囂張的小老弟。小黑逐漸茁壯,到後來是燈還沒關,牠已經開始蠢蠢欲動。直有一天回來,開燈後看到鼻青臉腫的阿金,仔細觀察才發現兩隻天天打架,各自都傷痕累累,傷腦筋。

搬家:
    再度請教所謂的專家,原來是小黑這種鯰魚,還有阿金這種龍魚的地盤性都相當強,一山不容二虎的成語,應該改成’’一缸不容二魚’’。正巧有個朋友,在頗大的一間魚類進出口公司上班,跟他商量結果,決定換一個比較大的魚缸。這次下定決心,要就做一個大點的魚缸,於是便把阿金和小黑送去他們公司寄養,朋友一看到阿金馬上告訴我:「這不是金龍,是青龍。」原來養半年多才知道,阿金的本名應該叫做阿青才對,都已經「阿金、阿金」叫那麼久,最後決定還是不改名字了。魚缸太大無法直接搬到臥室,便將魚缸的組件搬到房間內安裝,一晚下來一個6*4尺(約180乘120公分)的魚缸就裝在我的床尾,看起來還真過癮,萬事具備只欠東風,還在魚缸的正中央,裝了一個活動的隔絕板,這樣離應該就不會打架了吧。

取捨:
    在寄養的那一個星期中,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隔離,等兩隻風風光光回來時,各自在被隔開在魚缸兩邊,只要有一隻稍有動作,另一隻馬上採取準備攻擊的姿勢,游到中間作勢要過去開戰,完全沒把我看在眼裡。朋友的那家公司是國內數一數二,進口魚類的公司,去參觀時千奇百種的魚類什麼都有。去帶阿金牠們回家時,順便買了兩隻不會長大的小鯰魚,一隻叫做"斑馬異形",黑底全身有白色類似斑馬的條文;另外一隻"紅點異形",黃灰底有許多紅色班點非常可愛。另外還看到從國外引進的小螯蝦,看起來像是小型龍蝦,原本進口時是為了當小龍蝦來賣,可惜那種螯蝦的肉不多,於是有些便賣到水族館當觀賞用,一部份則被隨意拋棄,由於那種螯蝦生性彪悍,在沒有天敵的環境中,一度造成部分地區生態失衡,我想魚缸那麼大,不養白不養,於是也買了幾隻。養魚果然箇中學問還真大,很高興把所有的小魚、小螯蝦都放到水缸裡面才一轉頭,只見小螯蝦已經開始享受牠們的大餐,原來那兩隻小鯰魚,還來不及反應就任憑宰割。好吧,只好當成犒賞小螯蝦的食物,不過還真有給它貴,小鯰魚的身價是螯蝦的20倍,幸好螯蝦看起來還吃的很開心
    此時的阿金和小黑都超過20公分,彼此也已經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只要誰敢稍微靠近中線隔板,另外一隻馬上衝過去,由於中間的隔板原本設計可以活動組裝,沒幾天隔板看來不保,並且兩隻這麼一直撞隔板,早晚會得腦震盪,最後決定讓其中一隻搬家。好歹阿金住比較久,那就讓小黑去獨立罷,特別請朋友來帶走,跟他來的那個人還頻頻問:「這種鯰魚能不能吃啊?」在一下動物的頻道如 Discovery, 國家地理雜誌 National Geopraphy,還真介紹過中南美洲的當地住民,食用從河流裡捕捉的鯰魚,那時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三杯小黑"、"火烤小黑"、"一魚三吃"等各式料理,心裡沒任何感傷,反而有種暗暗得意幫阿金報仇的感覺。再見了小黑,虧我養牠那麼久,那傢伙臨走前,連正眼也沒瞧我一下。

思春:
        小螯蝦當然也得另外安置,又跑事買了一個長形的小魚缸,麻雀雖小五臟具全,該有的設備一應具全,如今應該都打發了吧。
把那個小魚缸放在床尾的床頭櫃上,每天回家躺在床上,就看到一大一小的魚缸好不熱鬧,房間的燈也不用開,直接打開魚缸的燈,人工水泡映著燈光,只見阿金悠遊自得游來游去,美不勝收。
    床頭櫃的小魚缸內原本有3隻小螯蝦,平常餵食牠們冷凍紅蟲(一種像小蚯蚓的紅色蟲子,冷凍起來像巧克力那樣一片一片,上面有凹痕可以用手掰成一小塊)。有一次夜深人靜時(搞不懂這種事怎麼都發生在午夜時分),看到其中一隻小螯蝦把另外一隻壓住,以為又為了爭地盤開始打架,可是再仔細一端詳,被壓的那隻好像也沒什麼反抗,只見上面那隻小螯蝦一直抽動小屁屁,天啊!該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約數分鐘後,上面那隻才緩緩從下面那隻爬下來,雖然從小螯蝦的表面上看不出來任何表情,不過能感受到兩隻小螯蝦都很滿足,原來小螯蝦是這樣嘿咻嘿咻的,還真開了眼界,從前無論在書本上或影片,從沒介紹過小螯蝦是如何傳宗接代。
    因為一般魚類大多卵生,只有鯊魚是卵胎生(產下的卵如螺旋狀,小鯊魚再從裡面孵化)。一般卵生是母魚在海底紗床或石頭上產下卵子,如何公魚會去上面噴灑精子,受精完成後看魚的種類,大多是置之不理,有一些則由母魚看守,驅離其他想來吃的魚類,公魚則自我逍遙去了。當然也有很負責任的公魚,如阿金那種的龍魚或其他品種,在小魚從卵孵化後,公魚會在小魚群四周守候,有其他魚類靠近要吃小魚時,公魚會打開嘴巴,所有的小魚出於本能,會游到公魚的嘴巴裡面避難,所以在小魚獨立自主前,公魚往往一個月都不進食,下次有誰敢說父愛不偉大。
    似乎扯離話題太遠了,話說回來沒多久,其中一隻小螯蝦的腹部長了一堆小卵,大概2-3星期後吧,一隻隻小小螯蝦(約0.2公分,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到)從卵裡面孵化出來,小水缸像是飄著小雪花的世界。養這麼久的魚,久病也成良醫了,為了小蝦不成為大蝦的食物,此時已顧不得水質,急忙連續丟一堆紅蟲餵食,因為平常如果餵食過多,魚缸的水質容易受到污染。

壓克力盒:
    小螯蝦的成長非常迅速,雖然每天餵食很多的紅蟲,小蝦發育的大小還是有差異,仔細觀察後才發現,一開始比較大的小螯蝦,雖然食物充裕,還是會想辦法把較小的蝦子幹掉,動物野生的本能,那樣可以未雨綢繆,防止其他同類搶食有限的食物,物競天擇越大的就越強悍,小的都縮在石頭縫隙,我扔紅蟲進去後等大蝦飽食後,才敢偷偷跑出來吃剩下的殘食。在這段時間,陸續能看到在小魚缸底部,會陸續出現小螯蝦的殘骸,一開始懶得理牠,可是詳細數數大隻小螯蝦的數量並沒有減少,好奇下就撈起來看看,終於瞭解原來是小螯蝦脫下的殼。於是便開始蒐集,由於太脆弱一不小心就會捏碎,刻意去買了一瓶髮膠,噴上去後蝦殼果然變得比較堅硬。接著更小的螯蝦,每隔一至兩個星期會脫一次殼,一隻隻排排擺著還挺好玩的,有一次開車經過做壓克力的店面,突發奇想進去訂製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壓克力盒子,後來把那些小螯蝦脫下的殼擺在裡面,就成為了小螯蝦的標本,並且還不會腐爛。
    小螯蝦長的就像一隻小龍蝦,前面有兩隻大螯用來捕捉食物或打架用,難免有幾隻前面的大螯會折斷,脫殼以後就變成少隻大螯的蝦殼。我又上了一課,原來小螯蝦類有再生的能力,每一次的脫殼,從原本斷掉的部位會長出新的螯,尺寸雖不像原本那麼大,卻也還可以使用,所以蒐集的蝦殼中,有幾個是從沒大螯,逐漸變成新生的小螯,可以看到那隻螯蝦的成長歷程。裡面當然有一些是從最小的新生螯蝦,逐漸正常成長,沒多久就蒐集了一堆,當然逢人就會獻寶,大家也都為之嘖嘖稱奇,一窩小小螯蝦的折損率還真高,一次孵化約2-30隻,到最後能存活的僅剩下4-5隻,儘管如此,還是幫他們再度搬家,搬到從前養小朱紋錦的2尺魚缸,晚上對於小螯蝦的"忙碌",也不再有那麼多興趣。

鬼臉:
    時時需要幫阿金補充食物,沒仔細算過牠的食量,大概一天吃3-4隻5公分大小的朱紋錦,上水族館變成每週固定的功課。比較常去的一間位於八德路、復興北路口,店鋪雖不大卻時常有一些稀奇古怪的魚,有一種魚類叫做" 魟魚",除了覓食大部分時間都棲息在水底,所知的魟魚大多是海水魚。魟魚從上往下看,體型像一個橢圓形盤子,拖著一條細長的尾巴,最大的雙翼展開有好幾公尺,游泳時就像振翅的蝴蝶美麗壯觀。可是一般人可能比較不知道,魟魚的嘴巴長在身軀底部,加上兩側的鰓部,看起來像一張活生生外星人的臉孔,乍看之下還真有點嚇人。
    買朱紋錦時難免會看看其他的魚,那天剛好看到水族館裡面,其中一個魚缸內有淡水魟魚,在稍微詢問過習性後,原來魟魚也吃朱紋錦,並且個性溫訓,我想大概不會再和阿金打架了吧,不用寫也知道我又買了一條魟魚回家,尾巴不算的話約10公分。阿金自從有小黑的教訓,從那隻魟魚一進去,就小心翼翼緊盯著那隻新客,過了幾天看牠沒什麼危險性,終於鬆了一口氣。那隻魟魚有時候會貼著魚缸,面向我床的這一面玻璃,仔細端詳還真長的像一個鬼臉,兩隻就這麼相安無事一陣子,在不明原因下那隻魟魚又掛了,我猜大概是思鄉情切,再加上水土不服,所以就不告而別了吧。

驚豔:
    人會從不斷的錯誤中學習,這應該是所有動物的本能,可是就是有些人很鐵齒,寧願撞的頭破血流依然相信牆壁沒豆腐硬,我當然不是屬於這種人。我終於學乖了,到水族館時不再左顧右盼,買完朱紋錦後便直接回家,不過開車經過沒去過的水族館,還是會刻意進去瞧瞧裡面有什麼新鮮寶貝。平常跟朋友聊天,難免會提到養魚的經驗,聽朋友們侃侃而談,其中有熱衷此道的朋友,他們呵護魚兒的程度,讓我聽了都感到汗顏。聽說在南京東路五段的一家水族館,裡面有些其大無比的淡水魚,於是就抽空刻意去了那間水族館。一到店門口就為之傻眼,一隻2公尺左右龐然巨物,抱著敬畏的心情急忙進去店內參觀,打聽之下才知道叫做"象魚",怎麼看都長的不像大象,問店員後原來象魚是淡水魚中體型最為龐大,有如陸地上的大象,所以才會有象魚的名稱。裡面還有食人魚等稀有品種,所謂的食人魚並不是專挑人類來吃,那是一種群居體型很小的魚(約5公分左右),生性凶猛肉食性,通常到水中的動物本身有傷口,血液的味道才會引來牠們的攻擊。但是最為讓我吃驚的還不是因為象魚,而是在店裡面有一隻小黑,體長達1公尺半以上,真想帶阿金來看看,看阿金以後還敢不敢跟那種魚類打架 。聽說那間店裡面的魚,原本是一家洗衣店的老闆由於地下室淹水,老板把一些魚類棄養在裡面,多年後把水抽光時才發現那些大魚,一聽就知道是鬼扯蛋。要養大魚當然必須有足夠的環境,讓魚兒能有成長的空間,當然魚兒的食物也不可或缺,後來只要每次開車經過,總是會特意下車進去,無論如何能在把淡水魚養到如此龐大,的確是很不容易的事。

憐憫:
    日子平淡無奇就沒感到時光飛逝的迅速,不過最近教了阿金一個小把戲,原本每當我靠近魚缸時,阿金就會游過來瞧瞧我,看我在幹什麼,感到無聊後便又游開,可能監視我變成牠日常生活的工作。阿金比較喜歡吃蝦類,平常的水族館並沒有賣淡水蝦,週末有時會去市場溜達溜達,偶而看到賣活泰國蝦,就會買一些回去給阿金打牙祭,市場上的泰國蝦都無法在魚缸存活太久,多買的部份就冰在冷凍室,想到時丟個幾隻。一般泰國蝦的頭上會有一根長長的尖刺,阿金吃蝦子時會歪著頭,然後一口從蝦尾整隻吃下,咀嚼時還會掉落蝦子的長觸鬚和蝦腳,在魚缸內的蝦子吃完後,阿金還會意猶未盡把那些撿起來吃。此時的阿金已經長達半公尺,看起來還蠻壯觀,尤其是那種龍魚嘴巴張開時,透過嘴巴能直接看到魚缸對面的玻璃,好像魚類大多如此,只是平常沒那種機會看到而已。
    當時流行釣蝦,在朋友邀約下去過一次,去前我們也都止於聽說,大家都沒釣蝦的經驗,應該不是很困難的事才對。釣蝦場裡是幾個像游泳池的大水池,以時間計費,每個人領了一根釣竿一些釣餌,旁邊有烤肉架,可以燒烤釣起來的蝦子,另外還供應一些飲料。本以為放好釣餌,其他等只要釣竿的浮標下沈,拉起來就大功告成了。剛開始稍有風吹草動,馬上把釣竿拉起來看看,好事當然是多磨,魚鉤上什麼都沒有,釣蝦跟釣魚一樣,需要有很大的耐心。接著足足等了20分鐘左右,暗自還真欽佩自己的耐性,窮極無聊下拉起釣竿一看,釣餌早就無影無蹤,原來早就被狡猾的泰國蝦給吃光,反正老婆婆有交代,重新裝好釣餌再來一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們不像是去釣蝦,反而像是去聊天喝酒,看看旁邊的一個女孩子,叼著根煙帶著耳機搖頭晃腦,沒3-5分鐘隨手一拉就是一條,三兩下她的魚簍已經裝滿,此時由不得我們不相信風水,大家看得都開始眼紅,於是便若無其事悄悄移到她身邊。那個女孩一看就知道,為人溫文儒雅、知書達禮、外秀內中,一句話都沒說僅用眼白跟我們打個招呼後,不屑一顧魚簍一提到另外一邊。俗語說風水輪流轉,戲棚下站久就是阮的,我們總開出頭天了吧。邊等著豐收邊瞄瞄那個女孩,她依舊好整以暇慢條斯理,一下竿又是一隻接一隻,絲毫也不厭倦。終於瞭解"乾瞪眼"這個名詞的定義,差不多2個小時一隻也沒釣到,啤酒倒是喝了一堆,只聞兩旁陣陣傳來的烤蝦香氣,我們別說烤蝦,連烤蚊子長什麼樣的不得而知。想當然爾,入寶山哪有空手而歸,最後直接跟老板買算了,老板看了看我們花那麼多時間,一條也沒釣到也笑了出來,要我們直接進去裡面拿,有志氣者曾說:「不食嗟來食。」幸好我們不是那種人,在眾人譏笑嘴角的憐憫眼光下,生平第一次吃到同情的烤蝦。

鳳梨:
    養魚的人一入水族館,要他不東張西望,恐怕比要小偷看到奇珍異寶不順手牽羊還難(好奇怪的比方),總之每次買朱紋錦時還是多少會在店裡面四處看看,有人說過先知永遠是寂寞的,我絕對不是先知之流,尤其在養魚方面要我甘於寂寞實在有困難。有一天給阿金買小魚時,一如往昔晃啊晃地,突然看到一顆黃色鳳梨,大約7-8公分左右,在魚缸內動來動去,嚇了我一大跳,不敢說自己多聞,倒還沒看過會爬的鳳梨。經過多次失敗的經驗,人都會記取教訓,我當然也不例外,不可能再自我找碴養其他寵物了。可惜這種念頭只是一閃而逝,因為突然想到阿金孤苦伶仃(藉口還真多),並且也不太想去打擾夜夜忙碌的小螯蝦,再加上老板娘口沫橫飛的解說,於是就…….其餘就不用多說了。
    原來那隻鳳梨叫做"黃金鱉",全身黃色背上有類似鳳梨狀的軟刺,鱉俗稱甲魚淡水的兩棲類肉食性動物,鱉與龜最大的區別,是鱉的頭上有一層光滑的薄皮,龜的頭上則蒙著鱗甲,頭部無法縮入殼內躲避。反正體型那麼小,對阿金應該不至於構成威脅,並且也不用特別另外買食物餵食,牠也吃朱紋錦。凡事總有個先來後到,已經用了阿金這個名字,小鱉當然不能用同樣的名字,叫做小金好像不夠響亮,並且小鱉不像阿金那樣,每當我靠近時也不鳥我,更何況也不知道牠打算在我這邊多久,暫時就先不取名字了。

真相大白:
    從小我就不是個好學生,微乎其微的名列前茅,一定是考試那天幾個成績好的都請假,每逢考數學總是嫌手指頭不夠用,考地理都當歷史填,印象中的生物課每三人一組發一隻青蛙,號稱解剖其實是用來嚇女孩子,並且還是一直不懂,教我們那些幹什麼。
    本以為是隻來騙口飯吃的小鱉,不知不覺中也養了一年多,養寵物者最大的成就感,莫過於看著養的寵物一天天長大,自己每天看還沒什麼感覺,有一次很久沒來的朋友,一看到那隻黃金鱉大吃一驚,略約量了量長達30多公分,在淡水鱉中已經算是大塊頭了,似乎很多事都是這樣,也沒看牠像小黑那樣特別會吃,平常都乖乖該在魚缸底,偶而游到水面換口氣而已,無心插柳才會成蔭。俗語果然出自於智者,所謂:「鱉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的確如此,原來不是只有人要居安思危,鱉也需要活得兢兢業業。總歸一句有一天回來,那隻小鱉又四腳朝天了,千年鶴萬年龜,鱉果然沒龜長壽。
    事後檢討是整個社會進步的原動力,人們必須從不斷的失敗中記取教訓,認真思考了很久,從水溫、習性到生活習慣,想破頭那隻鱉怎麼死的還是百思不解。最後經高人指點,終於瞭解鱉這種兩棲類,跟青蛙不同的是蝌蚪有鰓,而鱉從頭到尾都是用肺呼吸,魚缸內並沒有石頭等的擺飾,那隻鱉每天上上下下呼吸,毫無休息喘氣的餘地,真相終於大白,搞了半天原來那隻鱉是累死的。不知道是老師沒教,還是我上課不認真,總之教訓就是下次如果再養鱉,要不在魚缸內必須放些沈水木或石頭,讓小鱉可以打盹休息一下,不然就是放個小氧氣瓶,阿們! 

緣滅:
    無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