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 each the boulders that have fallen to each.
  • 986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做紀錄] - 8 -

   

 
 
這樣好的事

  
新豐說我一定是有戀父情節,才對雲不捨,我仔細想了搖頭否認。

卻不能否認羨慕自己的姪子。

看到瑞、小憶和他們爸爸一同玩滑板車,膀子勾著脖子的天倫。
我知道我虧欠小遠了。

記憶裡,好像從來沒有跟父親一起玩的印象,或許有,5歲前吧,但我不記得。媽媽常說著我出生那年,父親起了他第一間廠房,一座跟著一座,所以父親始終當我是他的幸運寶貝。這媽媽說的。後來,父親的寶貝就變成跟他一起出入的秘書阿姨們。

哥哥年紀長我很多,生我綽綽有餘,但他那時也不過個20多歲的大小孩,外面好玩事多的很,他只當我長物。弟弟比我老道,但他是我叫他出來的,我兩歲的時候,貼著媽媽的肚子,叫他趕緊出來,出來出來給我出來,這我記得。

而弟弟也總逗我開心,像我遇挫折常常哭將起來,他都會摸摸我的手說:「姐姐,妳笑一個。」所以沮喪時,我就想到他留我手背上的溫度,不會哭的。

我們沆瀣連氣,媽媽呼喝打我時,弟弟就會不客氣喊「不要打姐姐。」半夜會爬到我床一起睡的,也只有他,兩個人蜷成一團,我知道他怕我作噩夢。這是小時的事情,現在如果還一起睡,呵呵嘿。

當天,哥哥體貼的去買飲料,兩個小孩玩開來,可能沒注意,等他們發現什麼的跑來呼我「姑,爸爸呢?去哪裡了?」

「去買汽水給你們喝,一下子就回來了。」看他們小臉著急的樣子,很可愛。「你們累了嗎?」

小憶把頭擱在我肩膀上,沒出聲。

瑞反問我,「姑,爸爸是不是一去就永遠不回來了?」

「不是的啊。」我好驚訝他怎麼會這樣問,小孩腦袋都想什麼?

「你們爸爸去買汽水,五分鐘就回來了。」我拿了手帕幫他擦了額頭上的汗。

他看樣子還沒弄懂,「五分鐘是永遠嗎?」

不過他們忘得很快這樣突如其來的疑惑,又跑走玩車了。大概也沒想到他們的姑姑,只趕緊看著天空,不讓掉下來。

「天上的爸爸,永遠是一件好難對付的事呢。」

「嗃,在幹什麼?發呆。」原來哥已經回來了,「喝礦泉水還是飲料?」

「我在跟爸說話啦。」

「喔,說什麼?」

「說你晚上要請我們吃館子。」

「哈,有妳的,沒問題,我請客妳出錢。」

看我哥哥跟他兒女相處的情形,我已經知道父親是什麼樣了。

It is better then I ever imagined.


Auld Lang Syne   (中文說明)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And never brought to mind?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And days o' lang syne!

Chorus:
For auld lang syne, my dear
For auld lang syne,
We'll tak a cup o' kindness yet
For auld lang syne!

We twa hae run about the braes,
And pu'd the gowans fine,
But we've wander'd mony a weary foot
Sin' auld lang syne.

We twa hae paidl't in the burn
Frae morning sun till dine,
But seas between us braid hae roar'd
Sin' auld lang syne.

And there's a hand, my trusty fiere,
And gie's a hand o' thine,
And we'll tak a right guid willie-waught
For auld lang syne!

And surely ye'll be your pint' stoup,
And surely I'll be mine!
And we'll tak a cup o' kindness yet
For auld lang syne!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and never brought to mind?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and days of auld lang syne?
For auld lang syne, my dear,
for auld lang syne,
we'll take a cup of kindness yet,
for auld lang syne.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and never brought to mind?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and days of auld lang syne?
And here's a hand, my trusty friend
And gie's a hand o' thine
We'll tak' a cup o' kindness yet
For auld lang syne

方法

  
走了多少回
總是獨自走著
心悠悠的在路上飄
離開他幾回不成又回頭

曾有一朝
在家屋的毛玻璃窗上填著自己名字
那時該是冬日晴空
我望著院落裏的綠葉寫下
自己好不容易弄懂的名字
和終於分辨得出左右的兩隻鞋
那時還不懂愛情



而現下是否能通過考驗都教我心慌
像與我不相干的荒謬感浮現
我一直在那裏又不在那裏
而你在那裏時
我 不知自己的處境
你曾寫的信 告訴我你的心是怎樣

你有多思量
哪時哪刻心動
又陷落了

我的愛的試煉以書寫的形式進行
我寫著寫著
幾次懷疑自己是否才盡
而也只能寫著寫著
寫著寫著
才能讓你知道一心不亂的回答著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