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 each the boulders that have fallen to each.
  • 986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做紀錄] - 7 -

彩虹的路徑

  
我難過的寫不下去。

當發現,每寫一次,雲的形象就被無形的文本汲取了。
這無形,叫人蕊爇無力對抗遺憾。

光是在心裡頭想念,雲總是完整的;
繼續寫著,還能剩下什麼?

摀在棉被裡頭,已經沒有雲了。
頭髮上沒有、眼睛也沒、嘴唇咬著沒、手臂揉揉不著。

只剩一個地方還有味,
梗在丁點上,就依點,痛得人蜷揪。
左眼曾經和右眼約好不潤的。
可又不爭氣了,真糟。

遇到個人,這麼巧,他跟雲同姓。
真想開口問問他,是否有個孿生就是我的雲?
他跟雲同鄉音、跟雲同一年出生、跟雲差不多身高。
跟雲一樣,腿很俊,尤其腰線,恍若大衛
每每想到雲的身影,我總是顫著像初識雲雨一般。
不行,我得站起來走走。

她不由自主回過頭去,那男顧客也轉過身來,瞬即成了她的鏡子,照著和她一樣的神情,眼光和往事。曉陽說的像她親眼看到我驚訝。

琴音再依次嘈嚷於腹腔,不是流浪者之歌,
而是戀戀風塵年少的木吉他,不是九份的霧濃,也不是太平洋的疾雨,
而是雲無聲喚我的名字。momo,momo,為什麼?

寒衣是這麼說的;
強黑與極白之間,潛藏了一段彩虹路徑。
只是溫柔的對待,與贈予。
如塑觀音。

雲,你說,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偶然與巧合

  
《偶然與巧合~傷心和快樂的結伴人生》 蘇惠昭/著


  「我連續看了三天,仍想再看,如果時間容許,我覺得可以一直看到把法文學會為止,把劇本的對白背熟為止----」

對一部電影的癡迷狂愛大約很難超越這番表白了,我在網路上讀到它,電影是克勞德雷路許的「偶然與巧合」,2000年起,它曾經在台北連演二十餘周,橫掃文藝青年,爾後一再上映,一直到2003秋天我才看了它,而且驚訝於電影院裡坐滿了人,是什麼樣的偶然或巧合讓「偶然與巧合」刻進了許多人的人生?

「我想我人生已經不一樣了」網路上也有人這樣留言,沒有人在看過「魔鬼終結者」、「駭客任務」或「魔戒」後會這麼說,但「偶然與巧合」確乎有這種魔力。

  魔力來自演員、劇本、取景,過去現在交叉的敘事方式,以及那令人愉悅的抒情運鏡美學,因此這成了一個不容易用文字說的故事,勉強地說,就是一個母親梅莉安為了旅行中意外喪生的兒子塞吉和情人皮耶繼續帶著攝影機踏上他們未完成旅程的故事,這是主軸;而梅莉安的攝影機被偷,一位展望學教授馬克貪小便宜買下它,卻被影像的內容所眩惑,一步步離開他認為可以算計的人生,離開了妻子,天涯海角去追尋梅莉安的行蹤,兩個各不相干的人生逐漸趨近,這是另外一條線。

梅莉安是義大利人,美麗的舞者,她和同是舞者的男人生下了塞吉,男人離去,多年以後她帶著八歲的塞吉回到威尼斯憑弔逝去的戀情,但塞吉真正想看的是北極熊,在那裡她邂逅了專為拍賣公司仿造蘇汀畫作的皮耶,而紐約有個開蘇汀BAR的收藏家無論如何非拍到一張蘇汀不可。魅力難當的中年男人皮耶來自土耳其,他也是技藝高超的爵士鋼琴手,馬克除了教授展望學,同時演出舞台劇,一種結合影像與真人的舞台劇。

舞蹈、繪畫、音樂、舞台劇加上天涯海角的旅行,匯集了這豐富多元的元素,視覺自然流麗瑰奇如萬花筒,而串連起它們的則是生命中穿越時空的偶然與巧合,從梅莉安與皮耶邂逅開始,編劇(也是克勞德雷路許)就把兩人的談對話寫成一場處處閃著機鋒的高手過招,他們討論著偶然、巧合、謊言、人生的遊戲種種,其實是一回猜謎,一場誘引,是春風吹縐了春水,愛情這樣開始,幸福這樣開始,而不幸也是這樣開始的。

「越大的不幸越值得去經歷」皮耶對梅莉安說過,但是當他帶著塞吉揚帆船出海卻意外落水,同時也看到塞吉驚慌地跳水,那是他們對世界的最後一眼,怎麼會這樣呢?無論曾經多麼認真熱情活過,當沒有任何預備動作的死亡來到面前,語言已經沒有意義,人生哲學也沒有意義。

  活著,就是被偶然與巧合拋來拋去,一直到死亡,而自殺則是作弊,嚴重的犯規,皮耶一定來不及這麼想了,他把一切最煎熬的功課留給梅莉安,她穿著沉重的黑衣帶著哀傷獨自一人去完成預定的旅程,把一切收錄進攝影機裡,她也作過弊,卻沒有成功,另一個偶然與巧合出現在生命中----。

  人生是一場與傷心和快樂結伴同行的旅行,不過旅行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傷心也沒有那麼快樂,如果「偶然與巧合」改變了我什麼,也許就是這樣的想法吧。


Bonsoir 晚安

  
法文中,Bonsoir Jolie Madame,意思是「晚安,美麗的女士」。
這歌是《偶然與巧合》的主題曲,我學了唱。

   下載請按

Charles Trenet - Bonsoir, Jolie Madame

J'ai couru dans la nuit vers une humble chaumière.
J'ai couru dans la nuit de printemps
Vers le seuil où tremblait une faible lumière.
De la porte, j'ai poussé le battant
Et c'est là ,que madam, je vous ai vu sourire,
Endormie dans un rêve si léger
Qu'à mon tour, j'ai cru bon de rêver pour vous dire
Ces mots qui voltigeaient :

我在夜晚跑向一個簡陋的茅屋
我在春天的夜裡奔跑
朝向一個顫抖著微弱光線的入口
在那門口,我推開門
然後在那兒,女士,我看到您微笑
沉睡在一個如此輕盈的夢裡
此時的我,我很想要進入夢中對您訴說
這些飛舞的字眼 :

Bonsoir jolie madame.
Je suis venu vous dir' bonsoir,
Tout simplement. Je ne réclame

晚安,美麗的女士
我來和妳道聲晚安
就這麼簡單,我別無所求


晚安,雲。
Tout simplement. Je ne réclam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