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 each the boulders that have fallen to each.
  • 986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做紀錄] - 3 -

喜歡散步







我將小遠穿上連身棕色裝,走到陽台探了頭,瞇眼感受溫度,今天涼涼的,歪著頭看小遠,他嘰哩咕嚕說著只有他才懂的話。

「小遠,涼涼的,再穿一件好不好。」拿起了有雪人和蜘蛛人兩種圖案的罩衫「喏,你喜歡哪一件,小雪人的還是朱朱人?」先舉了雪人衣,小遠沒反應;舉了蜘蛛人,他也沒反應。

我俯下身,看著小遠臉胖嘟嘟的。「這樣不行喔,你怎麼對什麼都不感興趣了呢?你不是最喜歡散步了嗎?」

不顧他的無動於衷,「好了,今天我決定,你就穿小雪人好了,聖誕節氣氛濃厚。」

迅速的將小遠裹在白綿綿的袍子裡頭,他掙扎的好像抗議。可是我沒管他的掙扎,就像雲也沒聽我。

「都是為你好,不要動啊。」

這世界上名之「都是為你好」的舉動,一定累積了10個金字塔高的獻祭。

散步的時候,我哼著歌,小遠也哼著歌,一首名為〈玩具進行曲〉的歌,河堤旁邊的藍球場有幾個高中生在打籃球。



─ 滴咑咑、滴咑咑,我來吹喇叭,

─ 娃娃兒也出來,走,走,走。

─ 小狗汪汪,開汽車,嘟!嘟!嘟!

─ 這樣做做,那樣做做,啦!啦!啦!



但這樣做的不是我,而是雲。 天啊,我真是夠了,唱個兒歌為什麼也想到他。


有空還是可以打電話給我。雲曾經這麼說過。這並不是雲遲鈍,也無關客套,而是我們只能以這樣的方式告別。

有關那幾天的記憶很模糊。一直都是大晴天,我跟小遠好像整天都在散步。

過了三個禮拜後,更輕鬆自在,我開始放棄思考。可是放棄思考後,會被誤認成債權累累,因為阿達大哥罵了我「妳哭喪著臉,人家欠了妳幾百萬嘛。」像被戳破了汽球,我急忙道歉後下線。阿達大哥這麼疼我的人,都對我說了重話。我不行再這樣了,不行再想雲了。

一切按部就班進行著,一切像玩具進行曲的按部就班著。

雲離開我了呢。 這就是所有的事實。

我曾經想過只要說出「沒有你,我不知道怎麼過生活。」就好了。
但是我不能做出讓雲為難的事情,一點點也不行。

曾有四次,家裡客人很多,我躲在浴室裡頭。聽著嘩啦啦的水聲,希望客人趕緊離去,小遠知道我的,他吸引大家目光,不讓人注意到我。我也在夜裡用力抱緊小遠,埋在他的小被,希望他的味道可以蓋過雲。

但仍然無法挽回。

2004年12月26日因芮氏9.0地震引起東南亞大海嘯,至今已奪走近兩萬四千條人命。南亞各國災情慘重,聯合國與世界各國,發動堪稱史上最大的人道救援行動,試圖展現人類手足之情。

英文的念法是:At least 24,000 people were killed - mostly from sea surges triggered by the worst earthquake. Thousands are missing, millions are homeless, and the disaster zone is now threatened with outbreaks of disease. Personnel and supplies to the international aid effort now getting under way.

我在日記上只紀錄世界事,世界上有很多苦難,雲的離去在這世界裡頭微不足道,人道救援暫時管不到心的破碎。

2003年12月26日,伊朗的清晨五點多,巴姆古城發生了天搖地動的地震,居民流離四散。

看,歷史總是發生悚然的巧合,去年跟今年,同樣的,世界揭櫫我的渺小。我要為這些人祈禱,這些人流離失所,比我更需要祝福。

我沒有哭得死去活來,沒有請假,也沒有喝酒。打過一通電話給阿達大哥,兩通給小佑,閒聊一下子趕緊掛電話。我害怕極了,深怕只要多說了一會兒話,事情就永遠不能轉圜了。我也沒跟小遠說雲的事情,我怕小遠擔心我。

昨天,我看見雲在線上玩橋牌,我想到,我也要繼續玩橋牌。既然雲不捨橋牌,那麼,我也要把橋牌學精一點。所以,今天申請了一個新ID,上線邊玩邊哼著〈玩具進行曲〉。

等到哪一天,雲跟我同桌的時候,他會覺得我是一個好pard,無論何時看到我,都會喚我的名。即使他不知道那是我都無妨。

我知道,這樣很瘋狂。然而,如今的我,只能以這樣的方式和雲產生些許的關聯。

一點點關聯也好,只要能跟雲發生關聯,即使一點點都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