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 each the boulders that have fallen to each.
  • 986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做紀錄] - 2 -

麥田,和杉木。想與你一起去。
 
 
才明白

  

「如果妳聽了流浪者之歌第三章,妳就會瞭解的。」

那時候,我聽雲這麼說,似懂非懂點了頭。

「雲說的一定是海飛茲的版本吧?」我在心裡疑惑,沒問出口;總覺得心靈交會的時候,討論版本很煞風景的。

卻沒意會到,我該問的,因為再也沒機會問了。

我是如此漫不經心,總以為我們相處的時間還好久好久喔,久到我去觀戰阿公盃橋牌賽加油加油,久到河堤的散步是永遠。

那天是星期四,夏天才過,傍晚還微熱的暑,我們如常在橋區見面談牌,進出不過百人的遊戲區,甚是誇張的取了戲谷這樣的號。雖然人不多,卻也可能數年也沒同桌遊戲過。又近又遙遠,網路是這樣的。

雲的個性幽默又澹然,喜歡可樂加酸梅,音樂和橋牌是他的血液;
不停說自己很俗氣是雲的壞習慣。他是個經常被稱為「專家」的隱者,喜歡安靜的打牌然後觀察同桌者的習性,不知不覺中被他牽引著喊牌。

即使過一陣子了,當我眼睛瞇著的時候,想起雲的一切,呼,我仍然會心跳不已。知道這件事的人一定感到不可思議吧。

「薩拉薩特的流浪者之歌,常常被張菲拿來當配樂耶!」

「拿來作配樂?」

「呵,他是亂來啦,綜藝節目情侶戲很好笑的:(鐙─鐙──小提琴淒麗的弦音響起─) 『我...我...我......要...跟你離婚。』所以我現在聽到這首曲子,腦海中就是那個畫面呢。」

「ccc,真的太損這首曲子了。」

我們各自坐在螢幕前,雲說他要喝茶,我連忙跑著到CD櫃翻找著海飛茲。

「雲,簡介說,海飛茲生於1901的俄國,卒於1987。是世界上最最有名、技巧最高的小提琴家之一。因為革命而流走美國,住在比佛利山莊。通常大家都認為海飛茲是非常冷酷的樂人,技巧絕倫,演奏時臉部沒有絲毫表情,一絲笑意都沒有。但是這張流浪者之歌,在無懈可擊裡,暗藏著一股熱情。」
「雲雲雲,你打牌的時候也都沒有表情耶。」

「ccc」

「而且啊,海飛茲技巧雖好卻沒有傳人,即使開班授課,學生中卻沒有出其右的。或許是藝術這門領域,如入化境是難以言傳的。海飛茲用弓的技巧非常獨特,他控制自如音色如反掌;此外運用手指撥弦也近乎仙技。耶,這麼神啊。咦,我記得海飛茲有一個女徒弟啊,叫做琳達,雲聽過嗎?」

「沒有。」

「呃!可見他的學生真沒有名氣呢,不然雲怎麼會不知道。」

「ccc」

「〈流浪者之歌〉是由薩拉薩特所作的炫技提琴名曲。雲,什麼是炫技?」

「炫耀演奏的技巧,這首曲子有很多裝飾句,第四章更多跳弓的技巧,優美又華麗,還帶有豐富的感情,是很難演奏的曲子。」

「喔,因為流浪者指的就是gypsy啊,吉普賽人本來就是充滿流浪哀愁和奔放的熱情呢,雲說對不?」
「簡介還說這是一首所有小提琴家都為之震懾的曲子。海飛茲演奏前半段已出神入化,後半段的技巧更是天上之音。」

「嗯嗯嗯,是啊是啊是啊。」

「雲,喔,我說張菲常用的原來是第一章,又強又有力,難怪聳斃了,嘻~~」

「嗯。」

「你說的第三章是人人都能哼唱的歌謠曲部分,略帶哀愁的曲調詮釋了流浪者的心境。」

「妳真的很學術。」

「^-^,雲說的一切我都想知道啊。」

當後來瞭解到雲的意思時,才知道那時候的我多麼自以為是。
自以為永遠。

一段幸福,很難用「事情過去就忘了吧,要勇敢往前走喔」輕鬆帶過。

然而,我又能說什麼呢?

什麼都不用說。畢竟雲一定比我更失落吧。雲從沒讓我失望,而我卻沒達到他的要求,不然事情怎麼會至此呢。雲沉默的樣子更令我心疼。

「只要能看著雲就好了。」我常常微笑跟天空這麼說。

我想起雙手觸著雲的唇的溫度,燙燙的,雲的臉頰、耳朵和頸後都很暖,他一定知道我的手指尖顫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然叫是一切叫牌制度的精神,不周延卻是靈魂。」

「學習對於牌張和點力的描述,妳的喊牌才會進步。」

「防禦的時候,每一張牌號記清楚,妳看。」看著合約牌桌,阿吉米跟斯凱得正搭著,一來一往的默契,阿吉米幫斯凱得升王,雲說「看似多餘的動作,卻是唯一致勝的法子」。我看著那塊綠油油的桌面和你。喔,當然也看著阿吉米的計劃。

「阿吉米打的好,」雲說道。「他的時效不錯。」

「雲。」

「什麼?」

「雲,什麼時候你會說我打的好啊?」

「ccc」

「欸,你很壞耶,這樣笑我。」我蹶嘴嘴從椅子站了起來,牌桌發出輕輕的「嘟‧」聲─『你已被桌長斷線』─這麼巧,牌桌剛好關。

「嗯。」

雲輕輕的笑聲。一切真的發生過嗎?






 
 
 
 
毛姆─他看著女人

  
毛姆曾經寫了一篇小說,名字叫做〈減肥〉,讓我傷腦筋的害怕著,恐懼的原因說不大上來,用不寒而慄來形容,恰恰好。

毛姆是英國小說家,1874年生在巴黎,也寫了很多戲劇。他是醫科出身的,後來卻走上寫作的路。他第一部作品是《蘭貝思的麗莎》,最廣為人知的則是《人性枷鎖》。

毛姆這人奇巧,曾在媒體刊登知名的徵婚啟事,上邊敘述:
「毛姆其人錢財多的不得了,英俊倜儻,熱愛藝術,擅長各項運動。茲願所有跟我小說中雷同氣質的女子當終身伴侶。」

嘿嘿,結果吸引了許多上流社會的仕女購買他的小說,一夕之間成為知名作家。在英國的地位大概類似現在的吳若權,通俗作家。

毛姆喜歡透過喜劇的方式去表現他對社會的同情,像〈減肥〉裡面的四個女主角,剛好對比了節制和貪戀。文中提到三個中年女子,很有錢、很胖、又喜歡打橋牌。她們會在一年內11個月都是放肆的食餐,然後整整飢餓一個月。

三個人橋牌不大好玩,於是其中一個女子邀請她的嫂子一同打牌。嫂子簡直是沒天理的尤物,食量大卻始終苗條,橋牌又打的好。三人既羨慕又嫉妒,又愛又恨,表面上和氣,私底下耍心機,友誼日益變壞甚至憎恨彼此。

兩個星期後,嫂子贏了一大筆錢離場。一消失後,其中一位胖女子就叫了一大桌豐盛的食物,第二個女子、第三個女子也爭相點了食物大啖,吃完後,三人前嫌盡釋、恢復友誼,同聲開罵。

多可笑,所有的安全感來自於我比你優秀,念及開始打橋牌後,那麼多人的開心跟喜悅來自於「我比你多贏一墩」,真正打錯與否,難道自己不知道?

多可悲,所有的安全感來自於:比我優秀的人不存在這個領域,真是自欺欺人。

毛姆明著嘲諷這三個受限制的心,卻暗底同情,只是我納悶,納悶著這三個女子適不適用那則徵婚啟事呢?

 
 
 
 
= 後來 =

  
今天你跟我說了晚安。^-^。

天空的下雨,從來不是為著誰,但誰誰誰卻開心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