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 each the boulders that have fallen to each.
  • 986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做紀錄] - 1 -

 
攝於南橫路‧雲朵翩橘翩飛
 
 
天空

這習慣持續了多久?

在一個窗邊坐下,立刻抬起頭,看看天空。

天,總是在那,還在那,還好

然後開始伏岸寫字

偶爾抬頭發呆,天空,是靈感的來源?


──

友人曾對我說,小心你所創造的事物,小心你所編寫的東西,
寫出來的言靈是力道的,也影響你的人生。

我,聽進去了,莞爾。的確,的確如此。


第一部電影,是“XXXXXXX"

那部記不得名字的影片裡面有一個長得很矮,

其貌不揚的男子 卻充滿了愛

有一不可能結果成功的愛戀

那片子讓我哭很久 在黑暗的電影院裡 久久不能起身

電影院放映之後的黑暗是必要的

完全沒有觀影敏感度的放映者才會在電影未完

啪一下打亮所有燈 截斷片尾字幕



為何對這樣的故事特別傾心?

完全不知道。那時我,尚未入學。

喜歡讀書,為故事著迷

長久關切的心很美。

我對他的愛慕從起頭一直到現在

藏在巷弄裡 埋進了土壤

那個女孩後來在他的生活裡失去訊息,但,是否一直持續著

想念的熱度

他質疑 也好奇麼?


...........


而我
仍是一直持續著看著天空

 
 
 
 
克莉絲蒂 ┌─┐ 橋桌下

  
克莉絲蒂,是一位作品多質優的推理小說家,五十年寫作完成66部小說、100多篇短篇小說,以104種文字行銷全世界,賣出二十億冊以上。克莉絲蒂筆下創造出的偵探白羅,和女神探珍瑪波,謂著某些人而存在。

古典名探白羅,他依歸就是人性心理,因為橋藝在歐美社交場所是那麼普遍,因此,在白羅系列中就有一張《底牌》騷動人心。

  《底牌》書中的死者謝塔納是個收藏家,其中一項讓他最詭異的收藏是:殺人犯。他刻意邀請了八個人參加派對。其中四位是對犯罪有所研究的專業人士,包括名偵探白羅;對於另外四個客人,主人則有意無意間'暗示他們殺人的軌跡。(這段文令人聯想到柯南,日本漫畫的可笑在於擷取古典精髓卻簡化流程)

  晚餐後,主人幫來賓分組打盤式橋牌。四位犯罪專家一桌,而其他四位來賓一桌,主人謝塔納自己則一旁作陪。然而等到牌局結束,大家赫然發現:謝塔納無聲息被謀殺了。看來他的賓客還真上路,當他發現秘密即將洩漏時,動作迅速地叫謝塔納永遠地閉上嘴了。

  謀殺案就在名偵探白羅跟蘇格蘭警場的巴鬥探長面前發生,然而更特別的是,線索少得可憐,除了兇器之外,有的就是那麼一疊當晚的橋牌計分紙。當然,兇手可沒糊塗到在計分紙上留下蛛絲馬跡,這只是普普通通的計分紙。

  不過,能將灰白色小細胞發揮到極致的白羅,卻能夠在計分紙上讀出不一樣的訊息。原來橋手在打牌的過程中,總會不知不覺地展現出他獨特的個性;而這些隱藏在計分紙中的訊息,白羅可沒錯過!

  故事中的四位犯罪專家一起查案。也就是說,在這本書裡作者讓四個偵探對上四個嫌疑犯。這跟橋牌的精神正好不謀而合:跟同伴合作而跟敵方對抗,雙方人馬互相鬥智。最後當然是合作無間的偵探組獲得勝利,而互相猜忌的嫌犯組,儘管也有人試圖發揮團隊精神,掩護同伴,但終究還是無法彌補內鬥所帶來的傷害。

  在這本書裡可以看到完全不同的四種探案方式。巴鬥探長的鉅細靡遺,雷斯上校的謹慎小心,奧利薇女士的女性直覺,以及這位鼎鼎大名的白羅所擅長的心理分析。探案的過程,也不因為嫌犯只有區區四人而讓人感到單調少變化;調查他們背後的殺人動機,又會牽扯出另外的四件案子,絕對可以讓故事高潮迭起,讓讀者對每一個人都感到懷疑。

  《底牌》一書實在是克莉絲蒂的經典代表作之一:展示了四種探案技巧,也告訴我們犯罪心理分析往往扮演了決定性的角色。殺人的動機常常是為了滅口,殺人的原因則可以追溯到遙遠的某件往事。尤其書末揭示兇手過程的一波三折,十分過癮。

  《底牌》一書出版於1936年,然而她的魅力絕對不會因為時間而稍減,就連今日的許多推理小說裡仍隱約出現《底牌》這部經典作品的影子。目前想到的是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的中篇,《Speaking of Lust,(尚未中譯)》。故事裡也有四位角色伴著爐火打橋牌,然後卻突然開始閒聊,聊起跟貪欲(Lust)有關的罪行。這一幕以及這些角色跟《底牌》一書的場景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

(資料來源:遠流博識網)

 
 
 
 
故事和現象

  
有一天,一隻叫咪咪的魚碰到岸邊唱歌的青蛙。

「聽說你是一隻喜歡安靜打坐的青蛙。」

「你有什麼事呢?」青蛙停下來問咪咪。

「為什麼有些魚會比較早死去呢?」咪咪問。

「跟你講一個故事。」青蛙說。
「以前我養了一群魚,有一次寒流來後,結果幾乎全都死了,只剩下一條魚。」

「那條魚一定很健康。」咪咪說。

「不,那條魚是一條殘廢的魚。」青蛙說。
「他瞎了一隻眼睛,另一隻眼睛也看不清楚,因此,他往往搶不到足夠的食物。」

咪咪聽得很感動,又有點慚愧,因為他在吃東西時,總是跟其他的魚一樣,搶著吃食物。

「全部魚都死了」,青蛙又說:「留下的居然是一條瘦弱的殘廢魚。」

「為什麼呢?」咪咪忍不住問。

「跟你講這個故事,只是跟你講一個現象而已,不是要你因此問一個問題。」青蛙說。

 
 
 
 
=後來=

   所有的故事都只是要抒發,不是要跟你說什麼的。
 所有的一竊都只是為了我自己,為了要好好的活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